Test 2

Please select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請選擇你慣用的語言。

请选择你惯用的语言。

English
中文简体
台灣繁體
香港繁體

登入

記住我

初到 Fridae?

Fridae Mobile

Advertisement

More About Us

Advertisement

新聞&特寫

« 較新的 | 較舊的 »
18 Jan 2017

《男男自語》——同志該懂的自救模式,作者:「左右爲男」

男男自語》不是一本同人志,也不是BL 更不是性愛盛典。這是一面鏡子,讓你看清自己,瞭解到就算同性戀向來是種自學的過程,卻都不足夠。所以才會進入這個安全地帶,自語為自救。

作者「左右爲男」的首部同志文學之作,《男男自語》采用了無背景敘述,無時間地點的創作方式,讓「左男」和「右男」雙主角的對話成爲整體内容,並從凱撒的名句 I Come, I See, I Conquer 作爲章節的分類: (1)「我()來」開啟了自我身份認同的大門;(2)「我()見」是同性大道的沿途探索;而 (3)「我()服」則是發現性現實的真諦——感覺不曾間斷的15段對話,讀起來更似竊聽著現代男同志的最私密。

你什麽時候知道你是同性戀的?作者左右爲男(沒錯,那正是作者的筆名)單刀直入地問說,即開始了《男男自語》這本書「無背景」(作者只在前言略略地聊到)、「無主角」(書中僅提到「左男」與「右男」兩人)還有看似「無目的」的對話式自述。

但誰是「左右爲男」?而基友們爲何需要在乎這本書?我們特別與左右爲男進行了一段如書中般的對話,企圖一窺《男男自語》的創作緣起與出處。


Q&A with 左右爲男

 

Q1: 這本書爲何稱爲《男男自語》?

或許因爲自己是身爲文字工作者,所以免不了還是喜歡玩弄字眼吧,哈哈。當然,「喃喃自語」這句成語的意境一開始就跟我想要書寫/敘事的方式有所符合,加上這是一本有關同性戀/男同志的書,書名也就這樣定下來了。其實更早的時候還考慮過稱爲《基本事》呢。

 

Q2: 你爲什麽要寫這本書?

我想是到了一個臨界點吧。因爲在我不斷閲讀有關同性戀讀物的這麽多年來,卻始終沒見過市場(尤其是中文的)有著對同志有些教育性的書籍,反而充斥大量的BL、性愛手冊等——當然這并非說這些出版物不重要——尤其像台灣正邁向于同婚政策的階段之際,我更覺得一般老百姓(甚至連同志本身)對於同性戀的認知就不應該只停留在戀愛或性愛方式的淺見。所以寫這本《男男自語》就希望能以一種不同的方式來提供這樣的訊息。當然,或許會有基友認爲我憑什麽,但我總覺得作爲這個社群的一份子,我覺得是時候我得貢獻出些什麽,也最終有了這本書。

 

Q3: 所以你才會選擇電子書的出版類型?是因爲傳統出版業都沒有興趣?

這是個好問題。其實自從我知道 PUBU 這家出版平台后就想要藉由它試試看《男男自語》這樣的敘事概念是否可行。當然,就如我之前提到,我知道自己有多少斤兩,也確實被不少出版社退過稿!但最終的決定是:希望能以分享文字爲主,所以就先將書推出。誰知道,未來或許有可能像《上癮》般變成實體的暢銷書?哈哈。

 

Q4:  你自稱這本書是一本自述。究竟這樣的歸類讀者該有何想象呢?

我想其實從目錄中就能略略地看出書中將會談到什麽。因爲我很執意希望讓這些文字都有一種不間斷的對話感,所以也就直接以每一個章節的第一句話作爲標題,所以該段對話的内容也就顯然,像第一章就有:自慰、肛交、SM;第二章就有:GV、屌長、陰毛;諸如此類。這些標題看似聳動、甚至有人會認爲過於色情,但是我反而覺得,如今已經不該是遮遮掩掩的年代了,性愛,尤其同性性愛,爲何不能被白話呢?所以讀者們會覺得驚訝的,或許是書中非常坦白的文字,就如你我之間的對話般。

 

Q5: 你在官網上特別提到書中的三段對話,可以説這些是你最愛的段落嗎?

是不是最愛呢,我就讓基友們來決定。但我之所以選擇這几句話是因爲他們都能彰顯出各別章節的精髓:像第 1 話的「你什麽知道你是同性戀的?」就開啟了自我身份認同的大門;第 7 話的「因爲如果不餓,就別勉强自己吃!」就點出了性愛探索的過程之趣味;而最後第13話的「愛情哦。怎麽會不渴望呢?」就非常明顯,是性愛后的現實與情感的真諦。其實像愛情這部分我並沒有過多的著墨——我相信讀到這一話的基友們就會瞭解是怎麽一回事——但重點是,我覺得這三章正好就囊括了所有有關我的「基本事」。

 

Q6:  這三段話個別也是來自書中的三個篇章。而這三個篇章皆采用了凱撒的名句 「I Come, I See, I Conquer 」作爲章節的分類。是有什麽特別的緣由嗎?

其實坦白說,除了一開始我喜歡「I Cum」的變奏文字外並沒有想太多。但是當撰寫接近尾聲的時候,我才發覺我已經潛意識地在根據這三個詞句的本意來分類文章了。

 

Q7: 你花了多少時間來撰寫這本書?

我記得在2016年的春節期間,有了寫這本書的決定,但是卻因爲沒有寫過這樣類型的書,所以一直遲疑不已。到夏季,因爲當時工作上出現了一個空擋,我就覺得是時候該進行了。前前後後大約用了 4-5 個月的時間。

 

Q8:  這或許雖然有點劇透——我懇請沒看過書的讀者們跳過這道問題——但根據你書中所采用的對話敘事性,還有前言對背景的些許描繪,我猜測「左男」與「右男」其實就是「左腦」和「右腦」的意思嗎?

BINGO! 其實並不難猜吧。我已經處處提供暗示了:從我的筆名、書名、甚至是書的封面都是。當然,自古以來我們的腦袋中的思緒總是被形容有著兩把聲音:一正一邪。但是我覺得更常發生的是,這兩把聲音會相互對話,來決定我們的行爲。雖然這沒有任何心理學的根據,不過我倒是記得科學家已發現,左腦和右腦并非人們所想象地只各顧各地掌管某些思考,所以在書中「左男」與「右男」的角色也有時會有所模糊,也有可能對調。這就是我刻意在文字中僅保留「左男」與「右男」的對話,而沒有區隔出誰是誰的原因了。

 

Q9: 書最後還附錄了名爲「我的自救手冊」的篇章。這部分又完全與之前的文字不一樣。爲什麽會有這個章節的收錄呢?

這就是書中文縐縐的部分了,哈哈。其實如我之前提到,對於同性戀的認知不應該只停留在戀愛或性愛方式,尤其是作爲現代同志更是不能只能自嗨完了就算。所以針對同性的勵志書就該被視作一種「自救」的方式——畢竟從英文的「Self-help」直接翻譯就是如此。或許現代科技已經發達,基友們都能從網上獲得資訊,但相對地誤區也很多,所以「書中自有黃金屋」就不是單純的瞎説而已了。

 

Q10: 最後,如果能回到當初你會對那個未成年的「左右為男」說些什麽呢?

好奇心是你最好的朋友,即便你認爲人生一無所有。讓好奇心引導你的求知欲,才對得起作爲現代同志的自己。

 

有關「左右爲男」

 

「你是哪一種 gay?」

「不正常的吧。」

「難道你自任認精神有問題?」

「不不。那,應該是:不傳統的。」

「哦,難道你是普拉圖派的?」

「也不。那,應該是:不明顯的。」

「所以,你以為你看起來像直的?」

「但我明明就不是孔雀呀。」

「歧視!gay 就一定是孔雀嗎?」

「難道你要問:年齡/身高/體重/型號嗎?」

「你說叻?」

「是你干嘛兜圈子!不過要說你請先。」

「哦。原來你是這種 gay 。」

「究竟是哪一種?」

「不。識。抬。舉。」

「哪有!我 34/169/75/0.5。」

「還有呢?」

「更多請參閱《男男自語》。呵呵。」

 

官網:http://tiny.cc/rejectio

 

《男男自語》目前獨家于 PUBU 電子書城銷售

網址:http://www.pubu.com.tw/ebook/%E7%94%B7%E7%94%B7%E8%87%AA%E8%AA%9E-86321

讀者回應

搶先發表第一個回應吧!

請先登入再使用此功能。

請選擇新聞及專欄版本

精選個人檔案

Now ALL members can view unlimited profiles!

Languages

View this page in a different language:

讚好

合作夥伴

 ILGA Asia - Fridae partner for LGBT rights in Asia IGLHRC - Fridae Partner for LGBT rights in Asia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