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2

Please select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請選擇你慣用的語言。

请选择你惯用的语言。

English
中文简体
台灣繁體
香港繁體

登入

记住我

初到 Fridae?

Fridae Mobile

Advertisement

More About Us

Advertisement
3 Sep 2006

手印 (第六话)

绍芹回到家中,只有母亲一个人在家看电视。

两人在客厅闲聊了一会儿,绍昔也刚好在此时回来,母亲吩咐绍芹到厨房将糖水弄热,她打起哈欠,跟著就回房休息了。

「姐,我去弄热,你先去洗澡好了!」绍昔说道

绍芹微笑点了点头。

回到自己房间,换掉身上的衣物正?时傅皆∈毅逶。?沤?∈业拿殴厣希?笫峙宕鞯乃??至赐蝗欢舷撸??б豢趴诺蔚未鸫鹩倘缢?榘阍谠∈业牡匕迳系????韧暾?囊淮???至醇词鄙⒙湟坏亍?br />
绍芹顿时有些失措,那条断线随剩余的几颗水晶从她手腕掉落在地上,她捡了起来检查线头,跟著才将散落一地的水晶捡了起来。

她一颗颗的将水晶捡起,心中开始发毛,她压抑著不敢再去揣测及多想,但心中始终总感到不安,一股不祥的预感?ド闲耐贰?br />



绍治和瑾尧的感情进展得非常神速,两人如胶似漆般几乎每天都约出来见面,瑾尧因此经常很迟才回到住所,和嘉嘉碰面的时间相对的减少了很多。

最初的三人行而今已将嘉嘉排除在外,固然当初绍治是以嘉嘉为追求目标,但她早已表示对他没有兴趣,其他两人既然「郎有情妹有意」的看中对方,就一拍即合,会演变成如此局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两人知道此时还没必要向嘉嘉说明,决定暂时先隐瞒,低调处理彼此的关系。

只是两人不知道,嘉嘉已经好几次意外撞见两人私下约会,并且曾经跟踪。本来刻意的隐瞒,却是甚麽都瞒不了。

嘉嘉心中的占有欲极强,对於自己喜欢的人或物,她都不容许 别人侵占,而瑾尧在她眼中正是如此。

固然当中没有爱意的存在,但她还是认为瑾尧是属于她的。




两个男人骑著机车往废弃的道路驶进,这条道路和附近的地势他们极为熟悉,本来到此的目的是捡榴??,两人如常地有说有笑,一直往深处驶进。

骑机车的那位突然将机车停了下来,并且压低声量示意要坐在後头的那位下车。

「都还没到达,?致镌谡饫锿O吕础???hr>
「嘘……不要那麽大声,前面停了辆宾士,走上前去瞧瞧。」

那位坐在後头的男子下了车,脸上突然泛起诡异的笑容,点头同意。两人躲在树丛看了一会儿不见有任何人,便鬼祟的往泽光的车子走去。

车内也不见有人,其中一位试著将後车门打开,却意外发现车门没锁。

「怎麽那麽容易啊!我连工具都没使用!」他不客气地坐进车内,摸了摸座位的皮革後又继续说:「这些有钱人也真会享受,坐起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另一位则是往驾座位置走去,环绕四周肯定没人後便将车门打开,他发现车钥匙还悬在钥匙处,坐进车子里他试著启动引擎,车子引擎顺利启动,一切操作正常。

「这辆将他拖到老李那里的话,应该会有好价钱吧?」那位坐在驾座的说道。

「车子新又保养得好,这一次就当是中马票好啦!」

话才一说完,两人便狂笑了起来。瞬间传来手机的铃声,两人顿了下来,那位坐在驾座的往下望去,发现泽光的手机掉落在车内,他捡了起来,又笑著继续说:「这一台手机也应该会有好价钱吧?」

手机还继续地响著,他看了手机屏幕,此时正显示著绍芹的手机号码……




「………手……我的手……还给我……手………」

那鬼魅般的喃喃细语於耳际悬荡不断,嘉嘉近期心神极为惶悚,经常感觉被追赶一般。不仅如此,极为迷幻的幻象也似乎开始定形,血迹斑斑的手掌印经常会浮现於眼前。

念霓在失血过多临昏死前,在草丛时曾诅咒嘉嘉,这段情杀始终没有随著念霓的死去而逝去,横死郊野以及那死不瞑目的怨恨,化为孽咒不断地纠缠著嘉嘉。

念霓和泽光两人之尸首,至今尚未被人发现,念霓的尸体已腐化多时,逐渐地被蛆?啃噬到见白骨。

而泽光的尸首也开始腐化,其尸臭除了引来大量的蝇?,同时也引来了一群野狗。几只野狗?不择食,尸首在大力的拉扯和撕咬,他的手腕子部位则被一只?饿的野狗叼走啃噬,而绍芹先前所送给他的水晶手链则掉落於尸首附近。

嘉嘉的心智已经不属于她自己所能掌控,她开始畏惧耀眼的阳光,像是中邪或被附身般,本是一张雪白透红的脸,如今毫无血色且越见苍白,她明眸的双眼则变得无神,犹如行尸走兽般。嘉嘉变了另外一个人似的。
嘉嘉旷课了好一段时日,像在校园内绝迹了一般,由於她从不曾和同学打交道,即使是消失了也不会有人会提起或留意。

唯有绍治,他留意到一丝不寻常,嘉嘉宛如於人间蒸发般,不见其踪影。

绍治和瑾尧相约吃晚餐 ,两人到平时经常光顾的食阁。闲聊之际,绍治向瑾尧打听嘉嘉的消息。

「说来我还真的没留意到这一点,我确实是有好几天都见不著嘉嘉。嗯……都是你害的,霸占了我所有的时间,连我的室友失踪了,我都不晓得!」瑾尧撒娇般的投诉。

「你改姓赖了吗?赖瑾尧!哈哈!不错哦,还蛮好听的!」

「赖你的大头鬼啦!敢帮我乱改姓,找死啊!」

说完瑾尧伸出右手轻轻地拍打绍治的额头,两人也因此开始嬉闹了起来。




绍治送瑾尧回到住所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从楼下望去,屋内黑漆一片,似乎嘉嘉也不在。两人亲吻後,绍治催促瑾尧赶快上楼回去。

才一进门,亮了客厅的灯才走进自己的房间将背包摆 在床上,此时从嘉嘉的房间却传来嘉嘉的尖叫声。

瑾尧赶紧的往嘉嘉的房间冲去,打开房门见嘉嘉躺在床上犹如挣扎般,不断的在挥手及踢腿。

「嘉嘉!嘉嘉!醒醒啊!嘉嘉!」瑾尧试图将嘉嘉从梦境中唤醒。

嘉嘉被瑾尧大力的摇晃而苏醒过来,冒了一身冷汗,额头尽是汗水,胸前更是湿了一大片。

嘉嘉感觉内心被撕裂般的深痛及惊慌,彷?繁磺衾ъ睹尉扯嗍保??矍俺鱿值氖氰?ⅲ??Т牒臀拗?姆派?Ш拧?br />
瑾尧仅是紧紧的将她抱住以示安慰,让她开怀的哭泣,她以为嘉嘉?适亲鲐?危??⑽ㄓ胁欢系那崤募渭蔚谋掣?栋哺А?br />
瑾尧将床头的桌灯亮著,出现在瑾尧眼前的景象更是让她感到吃惊,嘉嘉房内像是被人洗劫一番般的凌乱,这不是嘉嘉平时的作风,瑾尧凭自己的直觉,怀疑嘉嘉是患上了梦?症。

「做噩梦了?」

「不知道……太过真实了,我希望是噩梦……」

「好啦,别胡思乱想了,我在这里陪你,今晚就陪在你身边,你放心的睡吧。」瑾尧又轻轻拍了拍嘉嘉的背说道。

安心地靠在瑾尧的肩膀,嘉嘉看了看周遭,霎时清醒将瑾尧推开。

「我房间怎麽会那麽乱啊?到底发生了甚麽事?」

「我也不晓得,被你的叫声吓著,冲过来时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我自己也有些纳闷,刚刚脑海才闪过一个念头,你会不会患上梦?症?」

「啊!怎麽地板上会有那麽多手印!」嘉嘉突然叫道。
「甚麽手印?地板哪有甚麽手印?你别吓我嘉嘉!」

「你看不见吗?明明就有很多手印你怎麽会看不见?怎麽会看不见?」

嘉嘉紧紧地抓住瑾尧的胳臂不放,双眼直视著地板上,口中喃喃自语的不知道在说些甚麽。

见嘉嘉神情惶遽,瑾尧也跟著慌了起来,她急忙的安抚嘉嘉,希望能稍微缓和她惶惑的情绪。因为紧抓住瑾尧的胳臂,肢体上的移动间接地刺激到嘉嘉,霎时嘉嘉脸露?聪啵?Ы沟耐?桌┐蟮郊负踅??⒌牧晨淄耆?宄?胤瓷涑隼础?br />
「………手……我的手……还给我……手………」

鬼魅般的喃喃细语又在嘉嘉耳际悬荡不断,瑾尧在嘉嘉则是变了个样,出现在嘉嘉眼前的是一张?崖??x腐烂的脸孔。

嘉嘉突然像个断线的人偶般一动也不动的愣住,而先前被紧抓的胳臂此时也似乎松了手,瑾尧趁此机会挣脱,将嘉嘉推开惊慌的夺门而去。

冲回自己的房间,慌忙的将房门反锁,瑾尧越想越感到害怕,从背包拿起手机即刻拨电给绍治向他求救。

「绍治!快点过来!嘉嘉不知怎麽了,像是发疯般!我好怕!快点过来!」电话一接通,瑾尧也等不及地向绍治哭著说。

绍治还在计程车上尚未回到家,一接到瑾尧的求助,随之也从话中筒感觉到一丝紧张。

「我马上就过来,你先不要慌!不要哭,我马上就过来!尧尧不要?斓缁埃?净?壬??榉衬阕?厝ィ】欤“锇锩Γ ?br />
瑾尧被嘉嘉的反常反应吓著,刚才嘉嘉使力地紧抓著自己的胳臂时将她给抓疼了,她将衣袖掀起,胳臂上的抓痕非常明显,她越想越感到害怕,又开始啜泣。

绍治不断地给於瑾尧安慰,他不断地说著话,好让她安下心来。线路此时像是接收不良,收讯断断续续的,开始不清楚。

「尧尧!听到我说话吗?尧!听到我说话吗?」

绍治对著手机重复的说著,跟著就突然的断讯,甚麽都听不到。绍治看了看手上的手机一眼,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没电了。



(未完待续……)

Social


This article was recently read by

请选择新闻及专栏版本

精选个人档案

Now ALL members can view unlimited profiles!

Languages

View this page in a different language:

赞好

合作伙伴

 ILGA Asia - Fridae partner for LGBT rights in Asia IGLHRC - Fridae Partner for LGBT rights in Asia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