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2

Please select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請選擇你慣用的語言。

请选择你惯用的语言。

English
中文简体
台灣繁體
香港繁體

登入

記住我

初到 Fridae?

Fridae Mobile

Advertisement

More About Us

Advertisement
26 Nov 2008

T:如果你不需要去實習,那你會跟我在一起嗎?

(2006年12月。遙遠的夏天。雪梨)

那時候常常會有意無意的看到他在Shift出現,因為不認識他,也沒有留下多深的印象。直到有一次,在ARQ透過Rey的介紹,才認識了他。而現在,想再看到他,也只有翻翻手機裡的相片,回味著當初跟他相處的美好回憶了。

T君是新加坡人,才三十出頭的他,已經是個醫生了。在ARQ跟他聊了一會,覺得他人很好。不過沒多久,他就不見了,我想可能去跟其他朋友聊天吧。在他離開之前,他問了我一句話:「你怎麼不把上衣脫掉呢?」(因為在ARQ Club,等到音樂非常High時,大家也都醉了,很多人都會脫掉上衣的)。因為那時候還沒醉,所以我就笑笑著,搖搖頭。等到我想把衣服脫掉時,一直在尋找他(因為我要叫他幫我脫掉,呵呵),才發現原來他已經離開了。

很希望可以多瞭解他,所以跟Rey要了他的電話,希望可以跟他出來吃吃飯什麼的。原來他在臥龍岡(離雪梨大概一兩個小時的車程)工作。大概兩週回來一次雪梨。所以,我們約好了等他回雪梨時,一起吃飯。

在這之前,跟一些稍微認識他的人打聽了一下,每個人對他的印象都很好,都說他是個很好的人。這樣我就稍微有點放心了,總怕又認識到像P君和Q君這些人(當初很多朋友都大概知道P君的為人,但我卻沒有聽他們的勸告)。T君臉上總帶著很自然的微笑,這點是我沒有辦法做到的。或許 是因為工作的時候一直要保持著微笑,所以沒有在工作時,總希望可以讓臉部肌肉放鬆一下。他的微笑,讓人覺得很舒服,哪怕我們見面時,並不是滔滔不絕的一直有話聊,可是他帶給人的那種舒適感,是不需要去擔心太多的。

他很會關心人,總在我還沒想到接下來要擔心的問題時,他都已經先把我設想好了。比如說:已經很晚了,我們兩個人還在Circular Quay散步時,他會問我最後一班火車是幾點。風很大時,他會怕我會不會著涼了。如果等一下要去工作了,他會一直幫我注意著時間……就是這樣,他總是很體貼的先設想好了可能會遇到的問題。

可是相對的,要見到他,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就像他說的,他在雪梨有一些朋友,而他難得偶而才回一次雪梨,所以他希望可以多跟朋友聚聚,這樣才不會失去那些友誼。我並沒有怪他的意思,哪怕有時候要見他,也得等到他跟朋友吃完飯之後。只不過,能多跟他相處一秒,那種幸福感就又多了一些些。

這種關係沒有維持多久,因為才剛當醫生不久的他,必須到離雪梨很遠很遠的地方去工作一年多。我開口問了他,我們兩個之間是否可以試試看。他回絕了。他說了,他之前有一個男朋友在新加坡,而他在雪梨。這種遠距離戀愛維持不了多久,而且也很辛苦。其實,我也知道遠距離戀愛的苦,畢竟我也是個過客。只不過,撇開他的醫生頭銜不說,多希望可以讓媽媽知道有這麼優秀的一個人在我身邊。如果再加上那一句「而且他是個醫生喔」,我想家人應該會有些許 放心我吧。

就這樣的,在他的堅持之下,我們選擇只做了朋友。原本要見面就已經很難了,而等他去了那麼遠的地方工作後,要見面又更難了。其實,我曾經一度懷疑著,他真的喜歡我嗎?有一句話,門當戶對。他是擁有著高學歷的醫生,而我現在還在念專科,在餐 廳打工。因為偶爾,我可以感覺到,因為這樣的不搭配,或許 讓他覺得我們兩個不合適吧。

過了很久,有一次跟朋友們一起吃飯,其中一個人算還滿認識T君的,或許 他是開玩笑的說,但真的有點傷了我。不過,後來想想,或多或少也是有點真實性的。他說,其實T君沒有真正的喜歡過我。

所以哪怕沒有了要去遠方實習的藉口,我想我們也只是朋友吧。

給T君的話:很多人的心思總是沒有辦法摸透,你就是其中一個。哪怕知道了你真正的想法後會受了傷,也總比留著我一個人毫無頭緒的想著你好吧。

讀者回應

搶先發表第一個回應吧!

請先登入再使用此功能。

Social

請選擇新聞及專欄版本

精選個人檔案

Now ALL members can view unlimited profiles!

Languages

View this page in a different language:

讚好

合作夥伴

 ILGA Asia - Fridae partner for LGBT rights in Asia IGLHRC - Fridae Partner for LGBT rights in Asia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