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2

Please select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請選擇你慣用的語言。

请选择你惯用的语言。

English
中文简体
台灣繁體
香港繁體

登入

記住我

初到 Fridae?

Fridae Mobile

Advertisement

More About Us

Advertisement

新聞&特寫

« 較新的 | 較舊的 »
10 Sep 2006

手印 (第七话)

发现自己的手机没电,绍治脸色显得沉重,固然不清楚嘉嘉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基於瑾尧的反应,他油然记起前阵子和嘉嘉在百货公司厨具区当时的情形……

「你别跟过来,我想买一把刀来杀人,你相不相信?」

嘉嘉当时突如其来的激烈反应,那让人脊椎都开始发寒的感觉,如今回想起来让绍治记忆犹新。

嘉嘉到底是经历或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心中会累积如此多的怨恨,至今依然让绍治百思不解,他越想就越替瑾尧担心,不时地望著自己手中那台没电的手机,手却急得将手机握得紧紧的。

今晚的感觉比上一次在厨具区时还要来得诡异,心跳也比平时加速了许多,不知觉地手心有些湿湿的,极少冒汗的手竟然冒起冷汗来。绍治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尽量放松不去胡思乱想,但始终压抑不了那不安的心情。

计程车虽然已加快速度飞奔,但视觉上绍治却一直觉得时速似乎慢了下来,眼前彷?仿??靼悖?脚缘慕值苹夯旱穆庸??翘跬??⒆∷?穆吠究此埔斐5囊T叮?兜剿坪跷薹ǖ执锇悖?兜萌盟?男钠呱习讼掳愕男?熘??br />
从断讯的那一刻,瑾尧连续不断的拨电给绍治,但手机一直无法接通,此时慌张失措的她心都几乎快停止跳动,人都几乎快崩溃下来。

现在就连自己唯一信任及能依靠的人都无法联络上,一时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瑾尧急得像只热锅上的蚂蚁。她开始有所警惕,任何声响都足以让她成了惊弓之鸟,她肃起了双耳,并且全神贯注的於黑暗中望著自己的房门。

此时她不敢靠近那一扇门,只敢躲在靠近橱柜旁的??遣欢系泥ㄆ ,眼泪 如泉水般的泉涌,她则不断的以手背拭泪 。

四周鸦雀无声,安静得让人彷?犯械娇熘舷⒁话悖?倘绫┓缬昵跋Φ哪?玻?驳昧?奶??寄芮宄?奶?玫健?br />
瑾尧躲在??遣桓矣腥魏味?鳎?鍪悄??赝??种械氖只??诖?苤位峥焖俚母?杌氐纾?馐撬?ㄒ坏南M?鞍参俊?br />
不曾如此害怕过,每一秒钟彷?芬皇兰桶愕穆?ぃ??さ糜倘缂灏尽K?种械哪翘ㄊ只?虮凰?粑罩??艚舻乃亢撩挥幸豢谭潘桑?粑盏靡芽?挤⑻潭既徊痪踔??br />


嘉嘉不断地被那鬼魅般的喃喃细语纠缠,不断的侵蚀她的理智,加上眼前浮现的尽是血迹斑斑的血手印,心神已被喃喃细语搞得极为惶悚。纵然从她外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但眼前的嘉嘉已不能自己。

她表里不一,外表看似和平时无异,但侵占她体内的是一头极为嗜血的兽。

「………手……我的手……还给我……手………」

那鬼魅般的喃喃细语时近时远地将嘉嘉围绕著,她急促的呼吸和吐气,?瓷穸裆返刈テ鹕肀叩娜魏挝锲匪媸致叶??惹耙丫?页梢煌诺姆考洌??裨虮涞酶?摇?br />
嘉嘉下了床,她将所有绊脚的物品胡乱踢开,在那堆乱成一团的物品中她突然跪倒下来,从中胡乱翻转,试图从中寻找某物件。

那个藏有两把?雌鞯谋嘲???br />



绍治抵达住所的门外见铁门开著没锁,他开启了铁门拼了命的大力敲门并且呼叫瑾尧。从房内隐约听见绍治在呼叫自己,瑾尧顿时转忧为喜,她慌忙的站了起来?时竿?磐獬迦ァ?br />
就在开房门的那一刻,她却犹豫了起来,心中七上八下的不知该不该即刻将房门打开。

她将脸颊朝房门贴上,试探外头有何动静,除了绍治的呼叫及拍门声外,外头似乎没有什么动静。

瑾尧吞了一口口水,手轻轻地抓住门把并且松锁,房门一打开,她顾不了一切往大门直奔,急忙的将大门开启,见门外站的是自己期盼的绍治,瑾尧泪 如雨下地急?湎蚯敖艚舻赜当е???br />
「没事没事,别自己吓自己!尧!别哭了……」绍治说道。

见瑾尧如此惊慌,绍治唯有不停的给予她安慰。瑾尧才刚将头从绍治的胸怀抬起,顿时傻眼吓得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嘉嘉此时正好就站在绍治的後方以邪恶的眼神望向她,嘴角微微扬起对著她冷笑起来。

嘉嘉右手握著砍杀念霓的那把剁刀,她举起就往绍治砍了下去,说时迟那时快,瑾尧瞬时用自己的左手向前挡去,锋利的剁刀无情地将瑾尧的左手掌给剁了来下。

手掌与瑾尧的手臂即时分割堕下,瑾尧惊吓得像发疯似的放声大叫……

绍治瞬间才知道已被袭,瑾尧抽搐般的痛哭,惊吓得什么话都说不出,眼前的瑾尧左边的手流血不止,血淋淋的鲜血刹那间将左手臂给染红,而手臂以下的手掌已不见了踪影。

他回头一看,嘉嘉就站在自己後方,她举起剁刀往自己的方向砍了过来,绍治即时闪开躲过了那一刀,稳住脚步他快速又?嗜返耐?渭蔚氖直厶吡艘唤牛?粑盏亩绲端婕吹袈洌?渭握?鋈艘惨蛭?烤⒌牧Φ辣惶叩梗??ブ匦恼?鋈说?乖诘亍?br />
「嘉嘉!你疯啦!」绍治对著嘉嘉咆哮。

嘉嘉早已脸露?聪啵?簧苤握怊嵋缓案?招叱膳???裰火?饿多时的兽往绍治?淞斯?ゲ⒔??频梗?造端?够嵊腥绱饲看蟮牧α可苤问剂喜患啊?hr>
嘉嘉目露青光,已不是昔日的模样,犹如一只蛮横的兽,她跨坐在绍治身上一个狠劲儿发狂发狠的咬了下去,两人顿时纠成一团。

瑾尧在一旁慌张得不知如何是好,自己左手被剁後仍流血不止,她因为失血过多开始有些晕眩,在慌张之际隐约见到那把将自己手掌剁下的刀就在不远处。

见嘉嘉此时显得如此强势,就连绍治都开始有些招架不住,在如此不得已的情形之下,她撑起了身子往剁刀的方向爬了过去,势必要拿到那把剁刀,要与嘉嘉同归于尽。

嘉嘉和绍治两人互掐著对方的脖子,但此时的局势对绍治比较不利,他整个人被嘉嘉压倒在地上,再加上嘉嘉使出猛烈的蛮力,不断的掐住他的脖子猛力撞击地板,使得绍治都快支撑不了。

瑾尧有气无力的爬到剁刀前,就要将刀拾起之时她的右手不时的颤抖,眼前的这一把剁刀既是刚刚才将自己的左手剁下的那把,面对著?吹叮??闹幸盐逦对映刹皇亲涛叮?约罕匦肟朔?睦碚习??br />
这是至今唯一能终止这场噩梦的关键,若它再次落在嘉嘉的手上,自己和绍治绝对捱不过这个夜晚。

瑾尧的手不断地颤抖著,缓缓的伸展至剁刀的刀柄,她的手指在触到刀柄的那一刹那又将手给缩了回去,她依然克服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

望著那把刀她心中进退两难仍然犹豫著,回过头见绍治似乎在挣扎且不断发出咳嗽的声响,瑾尧无法在顾虑那麽多,使出全身仅有的气力,抓起了剁刀奋力往嘉嘉的方向冲去。

现在不仅是要解救绍治同时也在解救自己,瑾尧已没有选择,她冲到嘉嘉的背部高举剁刀正?时竿迪??谙率种?嗜椿诺猛耆?虏涣耸郑?樾饕岩淮ゼ蠢!?br />
从不曾使用暴力或动刀的瑾尧,面对著一度是自己最亲密的室友、最信赖及要好的好姐妹,如今两人则是互相敌对於生死关头,千头万绪里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嘉嘉回转弹起身来抓住瑾尧的脖子猛力的掐,才不一会儿瑾尧已极为虚脱根本无法招架,随即松开手中的那把剁刀,毫无反抗的能力与嘉嘉继续周旋到底。

绍治见眼前掉落的那把剁刀,他毫不犹豫的拾起就往嘉嘉的身上砍,嘉嘉又一个转身以瑾尧的身子挡住绍治那致命的一刀。

绍治即刻将手给放开,那把剁刀之刀锋狠狠地劈入瑾尧的背部,瑾尧翻了翻白眼吐了一大口气就当场气绝身亡。

绍治完全不相信眼前这一幕的发生,对於自己错手杀死自己所爱的人更是无法令他接受,他完全没有预料到嘉嘉会以瑾尧来挡自己的一刀,他发了狂般的哀号,不愿意接受眼前所呈现的事实。

嘉嘉将瑾尧之身体往绍治的方向推了过去,瑾尧沾满血迹的右手瞬时在绍治的牛仔裤沾上了个明显的血手印。

露出毫无情感的表情,嘉嘉冷笑:「你是杀人?词帧????????比?词郑∧钅抟?医?只垢???揖突垢????????∧闳唇???绷耍 ?br />
「我不是?词郑∥也皇牵∧悴攀钦嬲?纳比?词郑?舨皇悄阋膊换岱⑸?庵质拢∧悴攀巧比?词帧?? ?br />
绍治情绪激动得几乎要崩溃,对於自己的过失他感到亏欠不已,紧紧地抱著瑾尧,绍治哽咽落泪 ,完全不能自己。

「将她丢弃到後山丘的林子里……」嘉嘉冷冷地说道。

「不!不能这样!这样尧尧太可怜了!我要报警!我要告发你这个?词郑∥易约阂惨?允祝 ?br />
「随你的便……反正我一点好处也没有,你要怎麽做我也不想管……哈哈哈哈……」



绍治心情乱成一片,无法做出理智的决定,心中依然一番心理挣扎,他背著瑾尧的?剖姿嬷?渭瓮?嵘缴角鸬姆较蜃呷ァ?br />
整个天空呈现紫色,隐隐的闪电光却没有打雷,无须借住任何光线仍能将四周看清楚。刮起了阵阵强风,周围的树木随著风势摇摆 起来,树叶摩擦得沙沙作响,两人走进林子,嘉嘉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四周的环境。

「就这里……将她丢进那堆树丛里就好了……」嘉嘉指示绍治。

「不行!至少也要将她给埋了,我不能就这样让她横?苹囊啊!够安潘低辏?苤谓??⒌?剖装 放下来。

「埋吧……你就慢慢的埋吧,我走了……」

「走啊!我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

「差一点就忘了……」嘉嘉走近瑾尧的身旁,将她翻转过来并且将剁刀从她身上给取出。接著继续说:「我不能把刀送给她当陪葬……」

那个晚上雨下个不停,绍治奋力徒手挖了个半个身长的窟,看著自己的挚爱如此无辜地断送宝贵的生命,他小心翼翼地将瑾尧摆 放进这个窟穴内,痛苦地将瑾尧给埋葬於荒野中。

雨不停的下,宛如哭泣一般,一直下个不停……。




挣开了双眼,眼前的环境显得极为陌生,他脑海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自己已昏睡了多久。

眼前坐著一位本是泪流满面的妇人,见自己苏醒过来,她面容即刻转变,从原先哭丧著脸到破涕为笑,并且不断的抚摸自己的脸。

「阿治!你醒过来了!真是太好了!阿昔啊,快去叫医生!快去!」

妇人指示著另外一位青年,该青年望了望一眼,随即快速地往门外冲去。他望著眼前的这一切,妇人不断的抚摸他的脸,他不耐烦地将她的手推开。

「你是谁?这里是那里?我怎麽会在那里?」

绍治犹如失忆一般,完全记不起眼前的人和曾发生过的事。



(未完待续,下期发表大结局……)

Social


This article was recently read by

請選擇新聞及專欄版本

精選個人檔案

Now ALL members can view unlimited profiles!

Languages

View this page in a different language:

讚好

合作夥伴

 ILGA Asia - Fridae partner for LGBT rights in Asia IGLHRC - Fridae Partner for LGBT rights in Asia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