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2

Please select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請選擇你慣用的語言。

请选择你惯用的语言。

English
中文简体
台灣繁體
香港繁體

登入

記住我

初到 Fridae?

Fridae Mobile

Advertisement

More About Us

Advertisement
14 Jan 2009

Y:愛情不用翻譯嗎?

(2007年9月。雪梨的寒春。雪梨)

既然決定要來了,一方面很高興可以再看到他,另一方面也擔心著是否該跟他說我有男朋友的事實呢!問了一些朋友的意見,他們都覺得我是應該說的。

另外一方面,我男朋友(W君)那邊該怎麼交代呢?不過,當初就跟W君有過一個不成文的協定。因為他也有一個男朋友在日本的關係,所以他並不能反對如果我在雪梨之外有其他的人。雖然知道他一定會吃醋,但也只能衝著這一點,來跟他討價還價了。跟W君說了Y君要來的事,也大概向他說明了如何認識Y君的。也請他通融我一次,讓Y君來的這段期間,可以讓我好好陪他。畢竟他可能就只來這一次呢,我希望可以好好的再跟他相處一段時間。

當然W君真的很吃醋,所以也花了將近快一個月的時間,才慢慢的得到他的諒解。而Y君那方面,在我跟他說明了事實之後,而有些變卦了。透過電話,跟Y君說了這件事。雖然他一直說沒關係,沒關係的,可是我可以感覺到他心裡的難過。7月中一回到雪梨,原本就已經打算好跟W君還有Titan一起住了(那時候我還住在Rey那邊)。而Y君來雪梨的這段期間要住在我的地方,總不能等他到了,才發現我跟W君住在一起吧!

跟他說了這件事之後,他終於生氣了。他覺得我很過份,怎麼可以這樣對他。而在MSN上開始寫了一連串但我又看不懂的日文,剛好那時候Aki也在線上,所以就透過Aki來翻譯。Aki向我說了Y君寫的日文的意思之後,我又趕緊寫了我要說的英文請Aki再翻譯,等他翻譯成日文,我再複製那段話,傳給Y君。就這樣來來回回的將近一個小時,還是沒有辦法安慰他的情緒,他甚至說不來雪梨了。

我很難過,也很失望,但不能怪他,因為我才是整件事情的導火線。之後,Aki就直接用日文跟Y君對談了,說明了很多事情,希望Y君可以相信我,相信我對他的愛是真的。除了跟他說明了我跟W君所謂在一起的狀況是怎樣,也向他澄清了不是有意騙他有男朋友的事。靠著Aki的幫忙,Y君終於冷靜下來了。不過他還是很傷心,我可以感覺的到,他傷心的並不是因為我有男朋友的事,而是如果我有了男朋友,這是不是代表著他會失去我呢!在我一直苦苦的哀求下,他答應了還是會來雪梨找我。

在這段期間,我們偶爾會在MSN上碰到,會聊個幾句,問對方吃飯了沒,今天做了什麼等等的,但是聊的總是不多。感覺有沒有降溫呢?說沒有是騙人的。隨著時間慢慢的逼近,我開始計劃著他來這裡一週的行程。為了我,他已經花了一千多塊的澳幣從日本飛來找我,所以他在這裡的這段期間,我也想盡可能的只花我的錢就好。

他要來的前一週,該預定的所有行程都訂好了。畢竟如果整整一天都住在我的地方,W君也會在,所以會有些許 不方便。也為了讓他在雪梨這段時間能夠玩得很盡興,除了前五天住在我的地方,最後兩天,我也訂了Sheraton Hotel,打算跟他一起去過兩天奢侈的生活。

其實我還是滿擔心兩件事的。之前吃過了V君的虧,在Y君還沒踏入雪梨的那一步,我總擔心著會不會前一刻跟我說不來了。我所付的兩天旅遊的行程和飯店的錢就算了,但我就看不到他了。另一點是,都已經兩個月沒見面了,不知道見了面之後,感覺會不會有變。而語言不通的我們,在這一週內,靠著一直用筆跟紙的,真的行的通嗎?他來的時候,剛好是我學校的假期。不過,我也向飯店那邊(我在飯店工作)請了一週的假,就是希望可以好好陪他。

9月16日的早上,終於在機場見到他。原本以為我們會稍微親一下,不過可能因為很久沒見面了,所以只稍微抱了一下。回到了我的家,他跟W君也稍微打了聲招呼。那天中午,我們三個還一起去吃飲茶。週二(9月18日)我們三個還一起去澳洲的藍山(Blue Mountain)。

當W君在的這段期間,很多時候都靠著他的翻譯來跟Y君溝通。這一週,我帶他去吃很多在雪梨大家公認還不錯的餐 廳,也帶他去很多浪漫的景點,靜靜地跟他欣賞雪梨的美。我幾乎掏光了我那時所有的積蓄,為的就只是希望他能夠很享受這一週跟我在一起的生活。直到最後一晚,他忽然問了我一個問題,讓我非常的失望。覺得做了那麼多,對方卻感覺不到我的心意。

週六的晚上(9月22日),我們一起去Newtown的一家泰國餐 廳吃飯(這間非常的有名,雖然稍微有點貴,可是就是希望在他離開澳洲之前,可以帶他去吃吃看)。他問了我,我只是一個學生,為什麼會這麼有錢?普通的一個學生,不會常常來吃這種昂貴的餐 廳,也不會住五星級的飯店。可是,你為什麼會有這些錢呢?

我很失望,不只失望著他感受不到我的心意,也失望著如果不藉由筆跟紙,我卻沒辦法好好的向他解釋,讓他知道銀行裡已經沒有任何錢了,而當下皮夾裡也只剩二十塊澳幣的我,在這短短不到的一週已經花光了我所有的錢了。

吃完飯後,在我們坐公車回飯店的路上,又再度拿起了筆跟紙,一句一句的寫給他,讓他知道我的情況。我並不希望他知道後,覺得很慚愧,所以付我一些錢。只是希望他知道後,可以瞭解我的用心,而給我一句道歉,或是個擁抱,這樣就夠了。對我而言,錢沒有了可以再賺。可是我愛的人,難得來雪梨陪我度過一週,哪怕跟朋友再借一點點錢,我也願意。或許 我很傻(呵呵,朋友知道後也一直這麼說),但為了他傻,我也願意。

可是他知道後,一開始反而沒有一點歉意,反而怪起我來。說因為文化背景不同,身為一個日本人,他沒有辦法理解我為什麼這麼做(指花光了我所有的錢的事)。聽到這句話,我真的很生氣,這跟文化背景有什麼關係呢?只要是人,有感覺的人,都應該要稍微有點歉意或感動吧,難道我錯了嗎?下了公車後,走回飯店的路上,他一句話也沒跟我說。天阿,我到底做錯了什麼?錯在~我對他太好了嗎?

回到飯店後,他開始想跟我說一些話。可是如果不藉由筆跟紙,要講很深入的話時,我們根本沒有辦法溝通的。我看他想說,又說不出的感覺,於是我打給了Tim,請他聽聽Y君要說什麼,再翻譯給我聽。他跟Tim講了很久,而且有點激動,雖然我聽不懂,但可以感覺到他的難過。雖然我知道他難過是因為捨不得我這麼做,但是因為他不願意道歉的關係,所以我也不想低頭。

之後Tim跟我說了Y君大概的意思(Tim真是個好人,當然他希望我不要在這個時候還跟Y君吵架,所以雖然請了他翻譯,但他卻只有跟我說好的一面),而我也跟Tim說了我稍微不滿的地方。

其實我們都不想吵,也捨不得吵。他生氣只不過覺得我太傻,他並不需要我花這麼多錢來討他歡心,只要跟我在一起,對他而言這就夠了。而我難過的只是因為明天他就要走了,真的很不捨。

掛了電話之後,他走過來抱著我,跟我說對不起。不知不覺地我掉了眼淚 ,看著他時,發現他也哭了。

隔天他走了。在機場的閘口看著他一步一步的離開時,很痛,心真的很痛。下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還會再見面嗎,我也不清楚。在他還沒來雪梨之前,我寫了一封信給他,是用日文寫的(我寫了英文請Aki幫我翻譯成日文,再親手寫上),希望他在飛機上可以讀這封信。只是想告訴他,我很愛他,等到哪一天,我畢業了,可以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時,我一定要跟他住在一起,去日本~跟他住在一起。

這將會是我第二次所謂的「為愛走天涯」了,很多人常常喜歡問的那個問題「愛情跟麵包,你選擇哪一個」!從以前到現在,我的答案都沒有變過,也沒有後悔過。就算真的餓了,只要有他在,也就夠了。

不過,愛情真的不需要翻譯嗎?我想~還是要的!

給Y君的話:如同你所說的,我一定先把自己的學業顧好,也謝謝你那麼的替我著想。如果真的有時光機,我並不希望它停止在我認識你的那一刻,而是將來我跟你在一起之後,很幸福快樂時,它永遠都不要再轉動。

讀者回應

回應#1於被作者刪除。
2. 2009-10-14 21:02  
讓人覺得很浪漫:)

請先登入再使用此功能。

Social


This article was recently read by

請選擇新聞及專欄版本

精選個人檔案

Now ALL members can view unlimited profiles!

Languages

View this page in a different language:

讚好

合作夥伴

 ILGA Asia - Fridae partner for LGBT rights in Asia IGLHRC - Fridae Partner for LGBT rights in Asia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