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2

Please select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請選擇你慣用的語言。

请选择你惯用的语言。

English
中文简体
台灣繁體
香港繁體

登入

記住我

初到 Fridae?

Fridae Mobile

Advertisement
Highlights

More About Us

19 Jun 2010

同志中的左派和右派

鬧革命,求解放,搞同志平權運動,推動同志啟蒙,熱衷同志事務的,跑到異性戀的地盤上爭權奪利的,年復一年上街遊行示威的,確實是以「左派」自居的多。同志中的右派,則非常強調側重同志族群和異性戀主流社群的「和諧,融合,歸順」,一門心思往主流上靠,「除了上床的對象是同性,咱們同志跟異性戀沒任何差別」。

漢語使用頻率很高的兩個術語「左派」「右派」,很地道的中文,居然是外來詞,不知道是從英語(Left Wing,Right Wing)原汁原味的翻譯,還是從日語那兒轉譯的二手貨,總之是個「舶來品」,可上溯到法國還有皇帝的年代(此處適合用「國王King」)。

血風腥雨的法國資產階級大革命浪潮襲來,封建帝制行將崩潰,民眾的想法和態度,也隨之有巨大的分化:革命的激進者要將徹底推翻帝制,甚至要把皇帝推將出去斬首,法國大革命也的確有國王或者王妃娘娘魂斷斷頭台的歷史事實,但也有保皇黨們死命保護皇帝維護帝制的臣民。

兩派水火不相容的人馬,黨同伐異,拉幫結派,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誰也說服不了誰,在當時議事的法國國會裡,議席的分佈,也就天經地義的人以群分:國王在上在中間,主張革命的激進派,坐在國王的左邊,保守的保皇派坐在國王的右邊,這就是現在我們漢語中左派右派的歷史來源。

再劇烈慘烈的大革命,也有煙消雲散的時辰,革命過後,國王消亡了,法國共和了,但革命時期原創的「左派」、「右派」這樣的名詞,卻生命力強大,頑強固執地遺留下來,在各式各樣的人類語言中代代相傳。包括閣下正在閱讀的漢語,因為一場1957年偉大領袖引蛇出洞的陽謀,聲勢浩大的「反右鬥爭」,左派右派,華語圈家喻戶曉,連彈丸之地的香港,報紙分左右,連學校,或者電影公司,都分左派辦的,還是右派辦的。

這時左派右派含義,跟皇帝國王沒啥關係了,更多的,是一種思想理念,是一種思維方式,是事關政治主張的理念。甚至,我們的衣食住行日常生活,也可以用依據你是革新還是守舊的原則,來個左派右派區分區分。

比如吾輩同志,身為性少數,性弱勢,性小眾,所謂屁股決定腦袋,位子決定立場,受到異性戀霸權的歧視,應該是天然左派吧?一般來講,鬧革命,求解放,搞同志平權運動,推動同志啟蒙,熱衷同志事務的,跑到異性戀的地盤上爭權奪利的,年復一年上街遊行示威的,也確實是以「左派」自居的多。

更難得的是,這些左派同志們,能夠舉一反三,將同志之心推而廣之,將心比心,世界上其她少數,弱勢,小眾,比如女性,比如有色人種,比如窮人,所面對的不公不平,也都很有一些左派的心思和做派,挺身而出,捨我其誰,振臂高呼,大聲吶喊,恨不得一日之間,普天之下,天地之間,都變成人人平等的理想國烏托邦。日常生活口中的言辭,更是時時刻刻以維護「政治正確」為第一要務。

但生為同志,如果這兒同志的定義,就是那麼一點與眾不同的性取向性愛指向,從男愛女,女愛男,變成男愛男,女愛女,或者女男都愛,或者愛情不分女男,可以肯定地說,同志並不就是天經地義的天然左派。

同志們怎麼啦,一樣是萬丈紅塵中的爹媽所生所養,芸芸眾生孜孜以求的同志,自然也就紅塵滿身了,追求伊甸園桃花源的志向可以高遠,卻一樣得日復一日地吃五穀雜糧長大維生,如果閣下不是銜著金匙子出生,人生就是為衣食住行操勞的苦海無邊,你也一樣要為柴米油鹽的五斗米折腰。

即便是同志堅持著,不走進七大姑八大姨的異性戀婚姻關係,沒有老婆老公孩子熱炕頭的比東比西,但同志圈中,比自己的女友男友妖艷帥氣,或者比自己的「膀肩兒」(京腔,指相好,而且是婚外的相好)有錢,酒色財氣一上陣,同志後天所秉持的理念,自然也形形色色,可能左,可能右,可激進,可保守,可傳統,可先鋒。時不時的在同志圈冒出一個兩個明目張膽的同志右派,也就不稀奇了。

我在加拿大參與同志婚姻平權的草根工作時,就在我們自己同志圈內部,遇到這樣左派右派的糾葛糾纏。我還記得當年去接受培訓,主講者是同志社區花了大本錢,聘請的加拿大知名律師,這場官司是加拿大「全體同志」對加拿大聯邦政府歧視性一男一女異性戀婚姻法的官司,這樣的表達本身,就很成問題吧,畢竟同志族群也不是鐵板一塊,有左派,有右派,林林總總的想法,怎麼可能任由一兩個同志團體出面「代表」?

印象很深刻的一課是,講課的律師給我們說,我們做的這場平權運動,爭取的是普羅大眾的最大限度支持,而不是明槍執火地故意去惹惱和挑戰社會大眾,在正式傳單海報新聞文稿中,儘量使用「平等婚姻權」(Rights For Equal Marriage)這樣的表達,而不是大眾媒體上的「同志婚姻權」(Rights For Gay Marriage),甚至都不是「同性婚姻權」(Rights For Same-Sex Marriage)。

為什麼會有這樣緩和的迂迴隱晦運動策略,尤其是,為什麼會這樣咬文嚼字的小心翼翼了?背後的實情是,激進的左派同志其實已經在向保守的右派同志學習,自我修飾之後,一份折中和妥協。

同志中的右派,與一向來和異性戀歧視「針尖對麥芒」的左派同志不同,非常強調側重同志族群和異性戀主流社群的「和諧,融合,歸順」,一門心思往主流上靠,「除了上床的對象是同性,咱們同志跟異性戀沒任何差別」,尤其是,對主流異性戀社會的不少右傾保守價值觀,非常地認同和擁戴,比如清教徒對待性的保守,比如對其它弱勢的境遇,不聞不問。

有了這樣的右派思路,所以一再反對「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激進同志運動同志解放,生怕明目張膽的同志平權運動,惹怒了或者得罪了異性戀主流社會,典型的心態大約是這樣的:「生活就像是被強姦,如果無法反抗,就試著去享受。」

我認識的一位鬼佬同志朋友,白人,中產,男性,真的是除了上床的性對象是同性之外,非常的主流,非常的強勢,非常的大眾,就非常反感同志族群為了婚姻權利,和加拿大聯邦政府對簿公堂,打這個平等婚姻的平權官司,認為這樣的「鬧」,對我們整個同志族群沒有什麼正面價值,反而是給他這樣的中產階級同志,正在寧靜享受「心滿意足」同志生活的人添「亂」。

在他心目中,無論左派同志多麼小心翼翼使用了什麼名詞「平等婚姻權利」,實際的結果就是,原本由其自生自滅沒引起異性戀大眾社會注意的同志族群,(他的言外之意是,躲藏掩隱在異性戀社會大眾之中的同志,日子已經足夠好了),他的原話是,在加拿大做Gay,除了不能結婚,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再一次被推到社會輿論的浪尖上,再一次被人指指點點說三道四。

他是母父的乖兒子,他是姐弟的好弟兄,他擁護傳統右派強調所謂的家庭價值,他的家人將會因為媒體上的社會辯論,由此懷疑如此好男人卻中年未婚的他也是同志,給他更大的家庭壓力,他一直相當謹慎地雅皮生活,秉持古典傳統紳士的自省精神,卻會因為同志婚姻的大辯論,鬧得他也七上八下,不得不再一次審視自己是不是要與左派同志為伍的自我認同。

很有意思,這個時候異性戀社會反對同性婚姻的右派勢力,採取的反攻策略,拿出來反對同性婚姻權利的重磅炸彈,可能也是請了公關高手指點,居然也不是冠冕堂皇盛氣凌人明晃晃歧視的一男一女的婚姻模式,而是隱晦的,籠統的,借了一個強調傳統家庭價值(family value)的幌子,好些個反對同性婚姻的團體,都以這個「家庭價值」口號做招徠。

衝鋒陷陣聲嘶力竭,奮鬥在平等婚姻權利鬥爭第一線的左派同志,就我自己所了解的這些同志「鬥士」,看上去張牙舞爪,一副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非要鬧「得」這個結婚的權力,而他們自己的個人理念,大半對一向來由異性戀一妻一夫把持的那「一紙婚書」,嗤之以鼻,不屑一顧,他們對自己的個人人生,也早已信心滿滿,無論今後是獨身是單身,還是美眷相伴,早已經超越世俗的婚姻階段,到達人生成功不需一紙婚書來證實的境界,卻又站在「平等權利」這個角度上,為同志也要有結婚權利,大聲疾呼,「我可以一輩子不去結婚,但我要這個結婚的權力。」

相似的場景還有同志參軍的權力:「我可以一輩子也不願意去參軍,但我要這個參軍的權力。」 還有這個,同志獻血的權力:「我可以一輩子也不去獻血,但我要這個獻血的權力。」

反而是誠恐誠惶,最不想不願因為平等婚姻權利的爭權奪利,而去惹惱激怒異性戀主流社會的右派同志,如果說「家庭價值」觀,循規蹈矩過一夫一妻家庭生活是異性戀的右派思潮,所以在同志族群當中,認同右派價值觀的同志,也正好是一群最渴望和自己情侶結婚的右派同志。

非常詭異的是,右派同志一門心思歸順皈依右派異性戀家庭價值,右派同志們的結婚權力,卻被異性戀右派獨攬把持著一女一男結婚大權而剝奪,右派打擊右派,右派為難右派,世間的荒誕和辛酸,莫過於此吧。

左派同志口中的字眼,比如口口聲聲的顛覆,一個人可以顛覆女男之別,所以時常我行我素以不女不男為榮,或者嘗試忽女忽男,兩個同性可以顛覆一女一男,甚至在同性關係內部,繼續顛覆一女一女,一男一男,所以有「三人行」的同居,有「多人性」「集體性」的嘗試,和開放愛情關係(open relationship)的實踐,也時常被心癢癢的右派同志嘲笑和抵制。

激進的左派,顛覆是全方位的,比如性的顛覆和解放,女和女上床,男和男性交,又女又男的萬能插頭,反正已經是異性戀右派眼中的大逆不道了。同志左派可能提出的觀點是,身為同志,無論如何忠貞不二,再驚天動地道德純潔的同性愛情,在右派異性戀的道德價值體系中,已經是這樣的驚世駭俗了,不如索性顛覆到底。

但在強調一對一「忠貞不屈堅貞不渝」的右派同志那兒,凡此種種性上的自由解放,性上的顛覆和革新,性上的嘗試和順應天慾,很有可能就變成右派同志心目中左派同志的「惡行」,嘲笑和抵制已不足以表達憤怒和不滿,既有可能演化成詛咒和謾罵,成為性純潔情純潔愛純潔右派同志痛心疾首,不願和左派同志為伍的原因:正因為你們這些性解放性「放蕩」性「淫蕩」的同志害群之馬,敗壞了我們全體同志在異性戀世界的「美好」名聲!

道理不是這樣講的,右派價值體系中,動輒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居高臨下指責她人「淫亂」這人「淫蕩」,就算這樣的右派道德評價「政治正確」站得住腳,異性戀當中濫交多妻偷情嫖妓的人海了去了,怎麼沒見異性戀的右派出面,擔心這些異性戀的惡行,敗壞異性戀的「美好」名聲?

所以,更多的時候,在異性戀右派道德價值體系中,只要閣下是個「女愛女,男愛男」的同志,不論你的「愛情」,多麼感天動地,多麼忠貞不渝,多麼道德純潔,多麼傳統保守,根本還沒有涉及那個千刀萬剮的罪惡字眼「性」字,也不論你如何堅守從一而終的右派道德價值觀,只要你純潔「愛」戀的對象,是與異性戀不同的同性相「愛」,你已經被異性戀右派歸為道德罪「惡」的那一類了。

右派陣容當然也不是鐵板一塊,從中間偏右到極端的右傾,中間還是有不少遞進的台階,有的相對比較寬容,有的則十分苛刻,但既然歸為同一派別,總的思路還是比較一致的相似的,比如在對待性的態度上,防性,恐性,反性,都是滿口的仁義道德,出發點是相同的,基本立場是一致的,只不過程度不同而已。

不少異性戀中右派的性道德標準是,唯一符合右派性道德純潔標準的性,只有發生於合法婚姻當中妻夫之間的敦倫,注意,是合法,是婚姻,是妻夫,是敦倫,可憐見,天底下多少真心相愛的女男無法合法結婚,性愛也成為右派道德上的罪,又有多少同床異夢的合法妻夫,婚內強姦,強制的性行為卻符合右派道德上的純潔標準。

更極端的右派觀點,哪怕是發生於合法妻夫之間的性,也只有那些為了傳宗接代的性,才是符合道德標準的。所以右派大本營的梵蒂岡天主教教廷,反對以任何理由使用安全套:計劃生育,使用安全套避妊?那是提倡非生殖的性樂。安全套可以預防性傳播疾病?那是倡導淫亂。

任何婚前的性,任何婚外的性,統統都是已經是右派道德上的惡行了,連女男異性戀之間,這些性行為也是不合乎右派性道德的純潔標準的。

可憐我們那些思想上右派的同志,尤其是那些生活在被異性戀霸權剝奪了結婚權國度的同志,路漫漫兮其修遠,恐怕這一輩子也無法和自己的同性愛人合法結婚,按照上述右派道德標準,這些未婚同志的性,哪怕是發生在真心相愛,一心想愛,「你是一生唯一的愛」,從不「亂」來的同志情侶之間,也已經被右派道德衛道士,貼上「非道德」的標簽。如果同志右派們真的認同,並且遵守異性戀右派的道德標準,恐怕愛來愛去,一輩子都無法擁有符合右派完美道德標準中的性生活了。

生為同志(這是先天),身為右派(這是後天),身心割裂,這種兩難之境,於斯為盛。

讀者回應

1. 2010-07-06 18:08  
Not surprised that we have a diversified community.

It does not matter how diversified we are for so long as laws are equally applied to every one regardless of whether they are on the right wing or left wing -- This is the goal that has yet to be achieved.

請先登入再使用此功能。

Social


請選擇新聞及專欄版本

精選個人檔案

Now ALL members can view unlimited profiles!

Languages

View this page in a different language:

讚好

合作夥伴

 ILGA Asia - Fridae partner for LGBT rights in Asia IGLHRC - Fridae Partner for LGBT rights in Asia

Advertisement